2020我的新年礼物| “有人熬夜写诗,有人小路送花”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24 01:11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“我那时候突然有个很可怕的想法,我觉得我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收到一束男朋友送我的鲜花了。”亚坤说到这里突然眉头紧锁,神情变得很严肃,她大概是真的为此担忧了很多年。

“你仔细想想,送花有什么了不起?去花店门口站个十分钟花个小两百就有了。”亚坤说得甚至有几分义愤填膺:“我是缺那两百块钱吗?我是缺花吗?我每年生日客户送我的十几束花堆在办公室都可以开花店了。我就是缺男朋友那份心,为什么不能主动送?啊?”

小时候对于新年的期待,是“穿新衣戴新帽”,一手拿着压岁红包,一手收着长辈的礼物,再吃到肚皮滚圆、天天睡到自然醒。等到长大了,新年似乎变了另一个模样,唯一可期待的大概就只剩新年礼物了——它可能来自家人,也可能来自朋友,甚至可能是自己给自己准备的一份梦想。这个新年,我们以“2020我的新年礼物”为主题,邀请多位“收礼人”来分享自己的新年礼物故事,期待能为你的新年计划提供些许灵感。

【编者按】

原标题:2020我的新年礼物| “有人熬夜写诗,有人小路送花”

情侣送花实在稀松平常,难的是,她就是不想有任何明示暗示地收到那束花。就是不行。

2019年年初,她动摇了,她隐隐觉得可能快要和现任分手了,再不行动可能下半辈子更没机会实现愿望了,她决定开口讨花。“我就直说,下个月我生日了,我别的不要,你给我买束花来,要豪华一点的那种。”生日那天,亚坤早早回到家里等着。男朋友结束加班和她说:“我下班了,现在去花店给你买花。”回到家,男朋友一边换鞋,一边把那束出自野兽派的紫色花束塞到她怀里,说:“现在卖花的实在太黑心了,简直是暴利。”当晚,亚坤抱着花,让男朋友拍了一张自己闭着眼睛深吸花香的照片,美颜开到最大,发了个朋友圈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展开全文

看她把这么浪漫的事情讲得这么愤愤不平,谁都忍不住会问她是不是对花有什么特别的情结。她倒是很爽快,打开话匣子就开始展开回忆模式。原来是亚坤高中时期喜欢一个隔壁班的男同学,为了接近他,亚坤还去学打篮球,结果情侣没做成,变成铁哥们儿。但是这个男同学

“当时我们也没什么钱,我说那就去买束花送她吧,再去便利店买了一盒明治雪吻巧克力,抹茶味儿的。”亚坤说,提这个想法的时候其实内心没什么波澜,“毕竟早就对他死心了”,但是陪那个男生在花店选花的时候,突然就觉得:“玛德好踏马想要有个男生送我一束花哄哄我啊!”

“有人熬夜写诗,有人小路送花——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好了!”几年前亚坤曾经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独到一个情人节专题,标题就是这两句话。虽然彼时自己既没有收到过情书,也没有收到过男朋友送的花,但这句话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刻到她的脑海里,这么多年过去,她始终希望有一天能遇到这样一个男朋友,能在一年中最特别的时刻,把一束花送到她面前。

2019年以前,亚坤谈了两个男朋友,两段爱情加起来也有6年的时间了,在亚坤“0暗示0明示”总方针的贯彻下,果不其然始终都没有收到那束花。

亚坤开始有点慌了。

看到别人送花哄女友,亚坤心里突然也开始期待这件浪漫的事。

后来和班花在一起了,一直好到了大一。有一会这对情侣闹别扭,男同学就来找亚坤出主意,看看送点什么礼物来哄她开心。

亚坤始终希望有一天能遇到这样一个男朋友,能在一年中最特别的时刻,把一束花送到她面前。

关于新年礼物,尤其是情侣之间的新年礼物,属龙的女生亚坤一直都有一个没说出来的小梦想,就是收到一束男朋友送的花。

事实证明,这个担忧是有道理的。

 
 

Powered by 排列三预测专家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