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排列三预测专家 > 爱购彩平台 >
原创《红楼梦》里薛宝钗的情商很高吗?那可不一定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24 13:24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还真是:女之耽兮,不可脱也!

薛宝钗的情商很高吗?这个好像是共识,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。但是,有时候也会大失水准,乱了体统。

薛宝钗不仅驭下有一套,侍上更为得体。

薛宝钗说:“我怕热。看了两出,热的狠,要走,客又不散,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,就来了。”贾宝玉听了,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,只得又搭讪笑道:“怪不得他们拿姐姐当杨妃,原也体丰怯热。”宝钗听说,不由大怒,待要怎样,又不好怎样,回想一回,脸红起来,便冷笑了两声,说道:“我到像杨妃,只没有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。”

这一条条的,还不就是薛宝钗吗?张道士不挑明,是给自己留后路。而贾母,则明明白白否决了薛宝钗:一,“上回有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”,薛宝钗不是有和尚说要配有玉的吗,我们家也是和尚说的不该早娶,哪个和尚大,你问佛祖好吧。说不该早娶,就是不考虑薛宝钗,因为薛宝钗比贾宝玉大,男孩可以拖上几年,能叫薛宝钗等成老姑娘吗?二,经济条件无所谓,“便是那家子穷,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”,就是说你薛家那个优势,我完全看不上。

吃了饭点戏时,贾母一定先叫宝钗点。宝钗推让一遍,无法,只得点了一折《西游记》。贾母自是欢喜,然后便命凤姐点。凤姐亦知贾母喜热闹,更喜谑笑科诨,便点了一出《刘二当衣》。贾母果真更又喜欢。

先是否定了投井——因为毕竟与王夫人有关,猜想,可能是贪玩墮井。这是为王夫人着想,解除她的负罪感。接着提议“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”,这是为金钏的家人着想,人已经不在了,再说什么都没有用,还是照顾好活着的人更有意义。而且,这不仅宽解了王夫人的心情,也保全了金钏的体面,对谁都好。

平时林黛玉挑衅,薛宝钗一笑而过;但今天是贾宝玉话里不好听,薛宝钗不由“大怒”。

有拥林派攻讦说,这是薛宝钗虚伪逢迎。我倒以为这似乎不成个道理,难道非要自私自我,才是纯真?才是真诚?那么这世上,没规没矩的熊孩子就是最可爱了。

这个玩笑开的就很不恰当了。正是一家人紧张、揪心的时候,你开什么玩笑呢?虽然贾宝玉、王熙凤醒来了,但上下也只是刚刚松了一口气,其实心情都还是很难受的,怎么能嘻嘻哈哈。而且,这个玩笑本身也很不恰当,林黛玉此时只是为那二人的安危担心,哪里是在祈祷姻缘。只是癞头和尚、跛足道人提示,通灵宝玉是个稀世奇珍,要靠它救命。这不由触动薛宝钗金玉良缘的心思,所以“看了他半日”,才“嗤的一声笑”。看了半日,看什么呢,其实什么也没看,是宝钗自己在发呆,嘲讽林黛玉在想姻缘,其实是她自己在想。

作者:玉山

至上酒席时,贾母又命宝钗点。宝钗点了一出《鲁智深醉闹五台山》。

李宫裁并贾府三艳,薛宝钗,林黛玉,平儿,袭人等在外间听信息。闻得吃了米汤,省了人事,别人未开口,林黛玉先就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。薛宝钗便回头看了他半日,嗤的一声笑。众人都不会意,贾惜春道:“宝姐姐,好好的笑什么?”宝钗笑道:“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:又要讲经说法,又要普渡众生,这如今宝玉,凤姐姐病了,又烧香还愿,赐福消灾,今才好些,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。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。”林黛玉不觉的红了脸,啐了一口道:“你们这起人不是好人,不知怎么死!再不跟着好人学,只跟着凤姐贫嘴烂舌的学。”

其实细细体会当时环境,贾宝玉未必有冒犯之意,纯属尬聊而已,自己与林黛玉刚刚大闹一场,转身又去找人家和好,给王熙凤带到贾母这儿,看到满屋子都看着自己笑,难免不好意思,不过没话找话。

年岁虽大不多,然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,人多谓黛玉所不及。而且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

(三)嘲讽林黛玉:生死关口,乱开玩笑

贾宝玉无知,认为还是“热闹戏”,颇为鄙夷薛宝钗的审美。宝钗乘机给他扫了盲,也不露声色的体现了自己的艺术修养,指出这看似热闹戏,其实“排场又好,词藻更妙”。说明第二次点戏,薛宝钗在照顾老人喜好的同时,还能兼顾自己的品味,又要热热闹闹,又要艺术境界。用心不可谓不周全,令贾宝玉肃然起敬。

且看薛宝钗是怎样宽慰她的。

而且,紧接着,二人正说着,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,和宝钗笑道:“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。好姑娘,赏我罢。”宝钗指他道:“你要仔细!我和你顽过,你再疑我。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,你该问他们去。”说的个靛儿跑了。

第三十回,贾宝玉问薛宝钗怎么不去看戏,

因为张道士保的媒,其实就是薛宝钗,不过他滑头,没有直说。讲了几个情况:“十五岁”——岁数对上了;“聪明智慧”——这个不消说,没有浮夸;“根基家业”——那当然了,人家好歹干个皇商,别的不一定有,经济条件不用问的。唯一该提没提的是门第,贾家是不可能不考虑门第的,但是薛家真的,商人嘛,怎么说呢?

原标题:《红楼梦》里薛宝钗的情商很高吗?那可不一定

所以这之后薛宝钗的心绪必然不佳。贾宝玉又冲上来找死,挨上一顿怼是活该。薛宝钗冷笑两声,怼上两句,都可以理解。但问题是,话讲得太难听了,简直不过脑子。

懂得顾人,也不委屈自己,薛宝钗处世,令人赞叹。

是自己过生日,但是贾母让点戏,薛宝钗先是推让,真点了,也不是由着自己,而是顺着大人,她为什么点《西游记》呢?答案就在后文里:贾母喜欢热闹戏,“更喜谑笑科诨”。薛宝钗才15岁,就懂得顾人,懂得讨老人欢喜,真是难得。

这一次是贾母不在场,还有一次,贾母在场,薛宝钗竟然也失态了。

其实这里是林黛玉不懂事,难受的应该是薛宝钗,不是她。

(一)点戏:懂得顾人,也不委屈自己

(四)怼宝玉,骂丫鬟:不注意场合

再如,王夫人发现金钏与贾宝玉行为不端,一时气恼,打了金钏,还要撵出去,不料金钏竟投井了。这不是王夫人的本意,所以很难过,“坐着垂泪”。因为这事毕竟有自己儿子的不是,王夫人护犊,只说是金钏弄坏了东西,自己要气她几天,“谁知他这么气性大,就投井死了。岂不是我的罪过”。

“我到像杨妃,只没有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。”这叫什么话呢?是在骂自己哥哥薛蟠吗?不是的。贾家没谁抬举薛蟠,薛宝钗也心知肚明,只是恨铁不成钢,也是无可奈何。这话什么意思呢?你家倒是有个贵妃——元春,但是你们家哪个能做杨国忠呢?有一个有出息的吗?这句话太狠了,不是骂贾宝玉一个人,而是把贾家男子统统骂遍。这是不是过分了?

薛宝钗用心之细腻周到,于此略略可见,哪像个十几岁的小孩,简直就是久经历练的干吏。

然而,有些情境下,薛宝钗的情商忽然就掉线了。

然后,王夫人提出,金钏的“妆裹”来不及办,宝钗又表示,自己刚做了几套衣服,正好可以给金钏用。这原是很忌讳的事,但是宝钗一点不计较,这等见识、气度,简直英雄气概。这事要轮到林黛玉,想都不要想。

作者:玉山

平时总是林黛玉语带嘲讽,薛宝钗一般不还击,今日竟主动搞事情,正是心思一起,自乱阵脚。幸好此时贾母、王夫人在里面屋子守着贾宝玉和王熙凤,这一幕她们没看到,没听到。否则,会是怎样一番感受?之前赵姨娘“劝说”贾母,就被贾母痛骂了一场。薛宝钗这些话,如果被贾母、王夫人听到,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贤淑人设岂不全崩?

但是薛宝钗心情不好,在这这话里,就听出恶意了。为什么说薛宝钗心情不好,我们把前后文一顺,就能发现真相:之前宝玉黛玉为什么大闹一场?说出来的都是幌子,根子就是前一回里,张道士给贾宝玉保媒了!林黛玉心里吃味,就跟贾宝玉找茬。

常态下,薛宝钗确实情商在线,言行得体,大方随和。刚到贾府,就赢得众口交誉,尤其是,和林黛玉形成对比。

第22回,贾母给薛宝钗过生日。

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评论。

展开全文

(二)宽慰王夫人:老吏用心,英雄气度

有人苛责宝钗,说她冷漠:一桩人命,被她涂抹成事故。这就是拿今天的观念去套古人了。在那个等级社会里,奴仆本就是命不如蝼蚁,贾府算是待下宽仁的,王夫人也确实不是狠人,否则也不会说一会,哭一会。薛宝钗不这么把事抹匀了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又能怎样。更何况,面对的是她的姨妈。她难道还能不维护自己家人吗。薛宝钗几句话,给王夫人宽了心,也考虑到金钏家人,已经很好了,更何况,愿意自己有所付出,这有几个能够做到呢。

第二十五回,贾宝玉、王熙凤为马道婆巫术所害,差点丢了性命,幸得癞头和尚、跛足道人搭救,才渐渐醒来。

又是“指着”,又是训斥,这个叫迁怒。按说呢教训个丫鬟,本也没什么,如果背着人,怎么迁怒也无妨,但是,今天贾母也在场啊,你当着长辈的面发火,算个什么事呢?即使林黛玉一向刁钻,她什么时候当着长辈的面耍过呢?

你看薛宝钗,也我们不是一般以为的,总那么贤淑得体,有时候也出昏招。让人诧异,觉得不像同一个人。大抵,其他尚可,总能周全应对;而涉及姻缘,心下自乱;林黛玉嘲讽尚可,贾宝玉讥刺难恕;尤其,姻缘有挫折时,那情绪是控制不住的。所以,说她大一点懂事一点是对的,说她虚伪做作是不对的,薛宝钗活得很真实,她也还是个孩子,一旦关涉到“情”字,就是不由自主的,没有刻意去装,也是装不出来的,不管她有多懂事。

这么吵喳喳好一会,平时最喜欢和小辈们说说笑笑的贾母竟然一声不吭,不就说明态度了吗。贾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。

 
 

Powered by 排列三预测专家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